? ? 下午6點30分,十月的天氣還是很熱,天色卻已經暗了下來。吳遼背著沈重的電腦包擠上了回家的公交汽車。車上人很多,雖然打了空調,還是很悶熱。吳遼從車的前麵擠到車的中間靠後的位置,靠在車窗的扶手上。這個位置原來是有座位的,但公交公司為了多一些乘客把座位拆掉了。吳遼之所以擠到這個位置是因為這個位置相對不會受到上車下車的打擾,可以靠在扶手上一直站到位於終點站的家。至於座位,還是讓給老年人吧。

? ???車緩緩開動。吳遼靠在扶手上,把電腦包放在身後,四下張望了一下,看看有沒有長發飄飄、絲襪美腿什麼的可以欣賞一下。吳遼環顧了一圈,沒有什麼發現。其實就算是有什麼性感的長發飄飄、絲襪美腿,吳遼也隻會偷偷的看上幾眼而已。吳遼調整了一下身體,讓自己舒服一些,拿出手機,打開自己追的網絡小說看了起來。一個小時的車程足夠把幾部小說今天更新的全部看完了。

? ???“再幹幾年,攢錢買輛小車,就不用天天擠公交了”,吳遼每回坐公交車都會不自主的這樣想道。但作為一個上班打工者這隻是一個夢想而已。

? ???車開到了下一站,下去一些人,但上來更多的人,車上更加的擠了。

? ?? ?“借過,不好意思,借過。”一個好聽的女聲把吳遼從網絡小說中喚醒起來。吳遼擡頭一看,一個有著棕色頭發,紮著馬尾,穿著職業套裝,肩上背著一個大大的單肩包的女孩擠了過來。女孩眼睛大大的,臉有點圓,不是胖,是有點嬰兒肥的那種。女孩身材不錯,職業套裝被胸前的乳房撐得鼓鼓的,可以看到事業線很深。職業套裝短裙緊緊包裹著臀部,很圓,很翹。腿上穿著黑色絲襪,顯得腿很細,很長。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

? ???“OL啊!我喜歡。”,吳遼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吳遼知道這個女孩,不是認識,是經常在公交車上遇見,女孩會在終點站的前一站下車。經常固定時間坐公交車的人大概都會臉熟吧。

? ???女孩擠到吳遼的身前,愣了一下,也想靠在吳遼的位置上不被打擾的到達目的地。她看到吳遼沒有下車或讓開的意思就轉過身來,一隻手拉住公交汽車的吊環,一隻手把單肩包放到身前,拿出手機看了起來。

? ???吳遼此時拿著手機的手幾乎碰到了女孩的後背。他聞到了一股夾雜著汗味的香氣,這是女孩的氣味,吳遼有點心不在焉。

? ???“好香啊,什麼時候才能找個女朋友啊。”,吳遼一邊想一邊把手機放回包?,此時已經沒有心情再看小說了。吳遼低下頭,上下,下上打量著,從女孩的黑色高跟鞋,到包裹著黑色絲襪的小腿,大腿,短裙?渾圓的臀部。吳遼感覺一股熱流衝向他的下腹部,他感覺自己快要硬了,陰莖已經開始分泌液體,內褲好像已經有點濕了。

? ???車開到了下一站,這一站下的人不多,卻上來了一批學生,嘰嘰喳喳的向後擠來。女孩隨著人群向後擠,緊緊靠在了吳遼的身上。高跟鞋的後跟還踩了吳遼的腳一下。

? ???“對不起。”,女孩把腳挪了挪,轉頭說了一句。因為距離太近,女孩的嘴幾乎碰到吳遼的臉。

? ???“沒。。。沒關係。”,吳遼有點緊張,連忙回答道。

? ???現在車上已經非常擁擠。女孩的後背緊緊貼著吳遼的前胸,渾圓的臀部也緊緊壓在吳遼的下腹部。女孩的香氣充滿了吳遼的鼻腔,女孩的溫度也從接觸的地方傳遞過來,吳遼的陰莖一下硬了起來,正好頂在了女孩的臀溝中間。

? ???吳遼今天下身穿的是一條很薄的西褲,?麵隻有一條內褲,勃起的陰莖把褲子支起了帳篷,隨著車輛行進顛簸,一下一下的摩擦著女孩渾圓臀間的柔軟處。吳遼知道自己的陰莖大概是頂到了女孩的肛門和陰道附近,他感覺女孩的衣物很薄,臀溝夾著陰莖,陰莖頂著柔軟的肛門和陰道,刺激讓陰莖一陣的酥麻。吳遼害怕女孩會說他性騷擾,把身子盡量的向後挪開了一點,女孩的臀部在人群的擠推下又靠在了吳遼的陰莖上麵。

? ???“我不是故意的,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這樣擠公交也還不錯。”吳遼感覺著陰莖傳來的陣陣舒服的感覺想到。

? ???女孩也感覺到了後麵有東西頂在自己肛門和陰道附近,轉頭向後看了一眼,馬尾辮掃過吳遼的臉。吳遼看到女孩看了自己一眼有點不知所措。女該看了吳遼一眼後就轉過身去,嚐試著挪開,但女孩顯然是低估人群的力量,挪開一點又被擠著靠了上去。反而便宜了吳遼,陰莖頂上、挪開、頂上、挪開,好像是在做愛一樣。女孩嚐試幾次挪開無果後,仿佛無奈的靠在了吳遼的身上,肛門和陰道被吳遼的陰莖頂著。



公交汽車向著終點站繼續的開著,因為是下班時間,車上始終是很擠。吳遼的陰莖享受著女孩臀間、肛門和陰道的按摩,舒服的全身都軟了。最刺激的是車輛不經意的刹車和到站人流湧動的時候,這時陰莖會狠狠的撞擊幾下女孩的肛門和陰道,吳遼幾次差點射了出來。就是這樣他也感覺陰莖處濕粘一片,褲子肯定是濕了。

? ???還有幾站就是終點站了,車上的人逐漸的減少。女孩終於可以離開這種尷尬的處境,她向前走了幾步,來到車門附近,一隻手拉住門邊的扶手,一直手向自己的臀部摸了一下,摸到一點粘粘的濕痕,連忙用單肩包蓋住。吳遼意識到自己的褲子也是濕的,陰莖還在硬著,連忙拉過電腦包蓋住,臉上裝作毫無表情,心?卻一陣爽快,“今天真是賺到了,差點射了,可比擼管爽多了。”

? ???女孩到站了,下車前轉過身來,狠狠的瞪了吳遼一眼就離去了。吳遼到是沒有太在意,他還在回味剛才的美妙感覺,陰莖還在堅強的硬著。

? ???終點站到了,吳遼拿著電腦包遮擋著前麵的帳篷下了車,回到自己租住的房間。躺在床上,回味著車上的奇遇,狠狠的擼了一管。

? ???。。。

? ???第二天的下午六點三十分,吳遼背著電腦包和往常一樣擠上回家的公交汽車,人依然很多,他慣例擠到車廂中間靠後的地方,靠在車窗的扶手上。車開動了,吳遼今天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拿出手機打開小說,他有點心不在焉,心?非常想見到昨天那個女孩,或者說想再體驗一次昨天的奇遇。那種陰莖靠近陰道的感覺是吳遼這個二十四歲老處男所沒有體驗過的。

? ???車開到了下一站,吳遼緊緊的盯著車門,期待著。他有點失望,因為直到最後一個人上車也沒有看到女孩的身影。

? ???“大概沒有坐這班車吧。”吳遼想到,搖了搖頭。

? ???。。。

? ???之後的一星期?,吳遼都沒有在車上遇到那個女孩。雖然他每次上車都會想到那個女孩,但也隻是想一下而已,日子又回了往常,上車,擠到車窗前,看小說,隻不過吳遼每天都會刻意的等到6點30分才上車。

? ???。。。

? ???又是下午六點三十分,吳遼在公司陪經理打完籃球,運動褲都沒有來及換下,及時擠上公交汽車,擠到每天習慣呆的地方,四周環顧一下後,拿出手機,打開小說看了起來。

? ???下一站很快就到了,上來很多人,車?變得更加的擁擠。

? ???“不好意思,讓我過去一下。”,女孩好聽的聲音讓吳遼擡起頭向門口看去,女孩側著身子,手?提著大大的單肩包向後麵擠來。吳遼有點激動,又見到這個意外給自己性體驗的女孩了,渴望今天也能發生一點什麼,想到這些他感到身體開始燥熱起來。

? ???女孩今天沒有穿職業套裝,她穿著黑色的連衣裙,帶蕾絲花邊的,V字領能看到一點乳溝,裙子蓋到大腿的中部。腿上穿著帶著豎向條紋的黑色絲襪,顯著腿很修長。腳上黑色的高跟鞋,但鞋跟是紅色的。

? ???吳遼眼睛直直的盯著女孩,看的有點目瞪口呆。

? ???“太性感了,黑色。我喜歡的顏色,像上次那樣來一次就爽了。”,吳遼胡思亂想道。

? ???女孩向後擠過兩個人後停下了腳步,她看到了吳遼,臉上升起一片嫣紅,應該是想到那天意外的親密接觸,陰莖頂著陰道和肛門,不斷摩擦著一路直到快下車,裙子上麵那點粘粘的濕痕。女孩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下,她的臉更加的紅了,像是下了決心,仍然像後麵擠了過來。

? ???吳遼看到女孩向後麵擠來,心?一陣緊張,又很期待。

? ???女孩擠到吳遼的身前,低著頭,轉過身去,一隻手拉住吊環,一隻手把大大的單肩包放在身側,輕輕的靠在了吳遼的身上,臀部壓在吳遼的下腹處。從後麵看去,女孩的耳朵都變紅了。

? ???吳遼驚呆了,感覺幸福來的太過突然,女孩又靠在了自己身上,難道女孩希望再來一次。

? ???吳遼的陰莖頓時硬了,頂在了女孩的臀溝處柔軟的部位,是肛門和陰道的附近,軟軟的。吳遼把電腦包放到身子一邊,遮擋住兩人結合的部位,下身慢慢的前後頂著,像做愛那樣。陰莖龜頭處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吳遼感覺舒服極了。

? ???在吳遼頂在女孩肛門和陰道的那一刻,女孩的身子顫動了一下,手緊緊的抓住公交汽車的吊環。她沒有躲避,反而配合著臀部盡量的向上翹著,用力的向後靠。

? ???吳遼感覺可以更進一步,他的手從電腦包下摸到女孩的大腿。絲襪特殊滑滑的感覺,女孩大腿的溫度,彈性讓他的陰莖更加的堅硬了。

? ???女孩在吳遼的撞擊下,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她盡量克服著不發出聲音。女孩把自己的單肩包也放在身子的一側,遮擋住,手伸向後邊把短裙拉起來一點點。這樣女孩的臀部和吳遼的陰莖僅僅相隔內褲,絲襪,運動褲,內褲這幾層薄薄的布料了。

? ???吳遼在女孩動作的鼓勵下,手伸進口袋把自己的內褲向下拉了下來,把堅硬的陰莖掏了出來,隔著運動褲頂在女孩隻有絲襪和內褲包裹的臀溝?。

? ? 吳遼這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陰莖隔著薄薄的布料頂在女孩的陰道上可以插進去一公分的樣子,吳遼的陰莖龜頭進去了女孩熱熱,軟軟的陰道。他一邊撫摸這女孩的大腿,一邊陰莖前後小幅度的抽動著。

? ???陰莖和陰道分泌的液體已經把褲子附近濕成了一片。

? ???“這就是做愛!這就是做愛嗎?”,吳遼感動的快要流下眼淚了,二十四年的處男生涯就在這種意想不到的環境下結束了。

? ???車上依然擁擠,車上的乘客有的在看手機,有的在發呆,有的在看窗外的景色,相互認識的聊著天,沒有人會注意到靠窗的角落?有一對年輕男女正在做愛。看到的僅僅是一對情侶靠在一起,隨著車輛的行進有些晃動而已。

? ???吳遼繼續抽動著,女孩的陰道緊緊包裹著他的陰莖龜頭。吳遼用力抽動著,女孩也用力向後頂著,恨不得要把相隔的幾層布料刺穿。

女孩在吳遼逐漸加快的抽動中,呼吸逐漸急促,隱約可以聽見若有若無的呻吟聲音,一隻手用力的拉緊吊環,另一支手不由自主的向後伸去,抓住吳遼的褲子向前拉去,想要插入的更深一些。女孩的陰道附近已經濕成一片,愛液已經順著大腿向下流淌。

? ???吳遼感覺自己快要射了,一隻手扶著女孩的大腿,一隻手向前伸去,環抱住女孩的腰,開始加快的抽動。在公交汽車一陣顛簸中,他大力抽動著。女孩身子一陣顫動,陰道痙攣似的一陣收縮,陰道壁變得滾燙。吳遼顫動了幾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女孩身子又是一陣顫動。

? ???吳遼環抱著女孩,喘著粗氣。女孩全身軟軟的靠在吳遼身上,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呼吸同樣急促,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回味著剛才的高潮。好在車上人很多,很吵,沒有人發現什麼。

? ???“你叫什麼名字?”,吳遼在女孩的耳邊輕輕問道。他覺得已經和女孩發生這種關係了,需要更多的了解一下。

? ???女孩向後轉了一下頭,女孩的臉一片潮紅,她把手指放在嘴邊,做出了一個不要說話的姿勢。

? ???“我想認識你。”,吳遼不甘心,繼續問道。

? ???女孩轉過頭,在吳遼耳邊小聲說道:“不要囉嗦,這樣就好,不然告你性騷擾。”

? ???吳遼一陣愕然,不知道女孩的想法,隻好環抱著女孩靜靜的站著。

? ???女孩到站了,她離開吳遼的懷抱,把裙子拉了下來,遮擋住濕粘的臀部,轉頭對吳遼笑了笑就下車了。

? ???吳遼的褲子濕濕的,陰莖的位置全是自己精液和兩人的愛液,好在是黑色的運動褲,不太能看的出來。吳遼不太理解女孩為什麼會這樣做,可以肯定的是女孩不是看上了自己,想與自己交朋友,在公交車上發生性行為,有著別樣的刺激,女孩也許就是因為刺激吧。吳遼不想把她看成是一個淫蕩的女孩,就像他因為接觸而陰莖勃起與女孩發生性行為卻可以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他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淫蕩的人一樣。他渴望了解這個女孩,同時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切,感覺很興奮。

? ???終點站到了,吳遼渾身清爽的下了車,向著租住的家走去。

? ???。。。

? ???之後的兩個星期?,吳遼幾乎天天都會在公交車上碰到女孩,兩人都會在同樣的位置偷偷的隔著幾層衣物做愛。女孩每次都穿著絲襪,黑色的、肉色的、紫色的;吳遼穿運動褲時會把內褲拉下來,穿其他褲子會把拉鏈拉下,陰莖頂著內褲伸出來。吳遼嚐試了幾次想問女孩的一些事情都被女孩拒絕了。兩人隻是在人群中靜悄悄的做愛,做完後吳遼環抱著女孩,女孩靠在吳遼身上直到下車。

? ???這一次,兩人做完愛,高潮的餘韻還未過去,正靜靜的相擁在一塊。吳遼已經放棄問女孩一些事情了,正像女孩拒絕他的問話時說的那樣,“這樣就好。”,吳遼環抱著女孩,感受著女孩的溫暖,女孩懶散的靠在吳遼的身上,手握住環抱著自己的手,兩人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

? ???“明天,我加班,十點。”,女孩在將要下車時突然轉頭對吳遼說道,說完就下車走了。

? ???“明天,加班,十點,這是女孩想讓我明天等她嗎?應該是的。”,吳遼感覺女孩對他說話了是一種轉機,經過這些天的接觸,他感覺已經喜歡上這個女孩了。這感覺很怪,吳遼有點分不清性愛與愛的區別了,是喜歡女孩,還是迷戀女孩的身體。

? ???。。。

? ???第二天,吳遼特意上身穿著條紋的襯衣,下身穿著深灰色西褲,頭發梳的整整齊齊,胡子也刮得幹幹淨淨的。他決定今天一定要問出女孩的名字,聯係方式,甚至向女孩表白。

? ???吳遼下了班簡單吃了一碗蘭州拉麵,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到了九點四十多,他沒有在自己經常等車的地方等車,而是步行了一站來到女孩上車的站台等候著。

? ???十點五分,女孩來到了車站,她今天穿著職業套裝,但絲襪是灰色的,看上去很薄,在路燈下隱約可以看到大腿的肉色。女孩來到吳遼身邊,跨住吳遼的胳膊,依偎在吳遼的身上。吳遼剛要說話,女孩像是有預感似的把手指放在嘴邊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姿勢。吳遼怕說話惹惱女孩,破壞今晚的感覺,就不再說話,靜靜等待著公交汽車的到來。

? ???過了一會,公交汽車到站了,十點多的這班車應該是末班車,車上隻有幾個人在昏暗的車廂?零散的坐著。吳遼和女孩上了車,來到最後一排坐下,吳遼坐在靠窗的位置,女孩坐在旁邊,靠在了吳遼的肩膀上,手臂始終挎著吳遼。

? ???車開動了,吳遼看著坐在旁邊的女孩,有點不知所措,以往都是女孩在前,他在後,上車後抱一會,身體摩挲一會,等身體有了反應就開始做愛的,今天該怎麼辦呢。

? ???“你叫什麼名字,我們都內什麼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吳遼輕輕的問道。

? ???“說過幾次了,這樣就好,不要問了。”,女孩回答的很快,有點生氣。

? ???女孩感覺說話語氣有點重,他把手從吳遼的臂彎?拿出,放到了吳遼的陰莖上麵輕輕的按摩起來。

? ? “這樣不是挺好麼,何必非要認識呢。”,女孩在吳遼的耳邊柔柔的說道。

? ???吳遼感到女孩今天有點特別,想要再說些什麼,但陰莖在女孩溫柔的按摩下陣陣酥麻,已經開始反應起來,變得堅硬是鐵,已經顧不上在說話了。吳遼伸出手臂抱住女孩,從女孩的腋下摸上了女孩高聳的乳房,軟軟的帶著彈性,這是吳遼二十四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乳房,他的手都有些顫抖了。女孩的乳房在吳遼的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女孩的胸罩很薄,不是那種帶有海綿的,這說明女孩的乳房是真的很大、很挺。

? ???兩個人的呼吸開始變得粗重。女孩擡起頭看著吳遼的臉,也許這就是生物的本能,吳遼低頭吻在了女孩嬌嫩的櫻唇上,女孩的舌頭主動伸了過來,吳遼的舌頭伸了過去,夾雜著雙方的唾液不斷攪動著,熱吻著。女孩按著吳遼陰莖的手拉開吳遼褲子的拉鏈,隔著內褲握住了堅硬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吳遼舒服的全身一陣顫動。

? ???吳遼熱吻著女孩,一隻手揉搓著女孩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向著女孩的陰部摸去,隔著裙子,摩擦著。女孩拉了一下裙子,示意吳遼伸進裙子?撫摸。吳遼的手伸進女孩的裙子,手指感覺到溫熱潮濕的氣息。他摸到了女孩的陰部,隔著絲襪驚奇的發現女孩今天沒有穿內褲,女孩的愛液已經把陰道周圍全浸濕了,粘粘的,滑滑的。吳遼的手指摩擦著女孩的大陰唇,小陰唇,陰道口,微微凸起的陰蒂。女孩在撫摸下身子顫動著,陰道分泌的愛液更多了,吳遼的手指沾滿了女孩淫靡的愛液。

? ???大約持續五分鍾,女孩的嘴唇離開吳遼的嘴唇,兩腮泛起了潮紅,她的頭靠在吳遼的胸前,喘著粗氣,發出克製的呻吟聲,享受著吳遼上下兩處敏感部位的撫摸,手?加快的套弄著吳遼的陰莖,手上也沾滿了吳遼陰莖分泌的愛液。

? ???過了一會,吳遼感覺陰莖再這樣套弄下很快就會射精,他停止撫摸女孩,想把女孩抱到自己的身上。女孩停止了套弄,她把吳遼的內褲拉了下來。吳遼的陰莖從褲子拉鏈口伸了出來,暴露在空氣當中,陰莖上滿是愛液。

? ???女孩擡起屁股就要坐到了吳遼的大腿上,她一隻手扶著吳遼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緩緩坐了下去,陰莖進去一厘米,兩厘米,最後整根陰莖隔著絲襪插入了女孩的陰道。

? ???“啊”,在陰莖整根插入陰道的一瞬間,女孩不可抑製的發出一聲叫聲。好在前麵有乘客在聊天,沒有什麼人注意後麵,現在對年輕的情侶抱在一起乘車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 ???女孩把吳遼的電腦包和自己的大大的單肩包放到剛才自己的座位上,遮擋住兩人相交的部位,防止有乘客突然來到後麵,看到些什麼。她雙手扶住前方座椅的後背扶手,擡起臀部上下輕輕的套弄著,陰道和陰莖間的絲襪沾滿了愛液,不是那麼澀,又增加了摩擦,每一次的套弄都讓女孩輕輕的叫著。

? ???吳遼兩手分別握住女孩豐滿彈性的臀部兩邊,隨著女孩臀部上下起伏揉搓著,陰莖被女孩的滾燙的陰道緊緊包夾著,傳來陣陣的快感。愛液順著陰莖不斷流淌到他的褲子上。他喘著粗氣,全身開始發熱,他感覺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 ???女孩上下套弄的速度逐漸的加快,每一次臀部都重重的撞擊到吳遼的腿上,愛液四溢,空氣中彌漫著愛液特有的腥騷氣息。

? ???這樣快速的套弄了幾分鍾,吳遼感覺自己快要射精了,陰莖處傳來陣陣想要爆發的感覺。在公交汽車這樣的一種環境?,前麵不遠處還有乘客,時刻都有被發現的危險所帶來的刺激是巨大的。

? ???吳遼雙手握緊女孩的臀部,擡起女孩的臀部,重重的放下,加快的抽插。女孩有點沒有力氣了,她若有若無的呻吟著,發出“啊。。。啊。。。啊。。。”的聲音。上下的套弄開始全靠吳遼雙手上的力氣。

? ???女孩的陰道在劇烈的套弄下開始一陣收縮,全身都在顫動,愛液分泌的更多了,吳遼感覺自己的褲子,內褲都濕透了,她知道女孩高潮了。吳遼的陰莖在女孩的陰道收縮緊緊包夾下射出了一股股濃濃、滾燙的精液。射出的精液前所未有的多,穿過絲襪的空隙射入女孩陰道的深處。女孩的陰道又是一陣收縮,身子一陣顫動。

? ???吳遼射精後,女孩無力的癱軟在吳遼的身上。兩人都在劇烈的呼吸著,感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 ???過了一會,女孩恢複的差不多了,呼吸漸漸平穩,隻有臉上還留有高潮後紅暈。她從單肩包?拿出一些紙巾墊到旁邊的座位上,起身坐了上去。在女孩的陰道離開陰莖的瞬間,大量的精液夾雜著愛液順著陰莖流了下來,空氣中腥騷的淫靡氣息更加的濃烈了。

? ???女孩坐到旁邊的座位後,從單肩包內掏出紙巾,溫柔的幫吳遼清理了一下陰莖陰莖附近的精液和愛液,但作用不大,吳遼陰莖附近褲子周圍沾染的精液與愛液實在是太多了。

? ???吳遼接過紙巾擦了擦,把陰莖放回內褲,拉上拉鏈,褲子也隻能回到租住的家再處理了。他摟過女孩的肩膀,把女孩擁在懷?,女孩的頭順從的靠在他得肩膀上。吳遼有種幸福的感覺,回味著剛才的高潮,仿佛懷中這個女孩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 ???“做我的女朋友好嗎?我喜歡你。”,吳遼輕聲對女孩說道。

? ???女孩擡頭看了吳遼一眼,欲言又止,靠在吳遼的肩上沒有回答。

? ???吳遼有點沮喪,感覺女孩隻是想找點刺激,絲毫沒有交往的意思,女孩幾次講“這樣就好”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那就這樣吧,最起碼雙方都找到了快樂和刺激。

? ???女孩到站了,她離開吳遼的懷抱,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用過的紙巾收拾一下攥在手?,站起來向車門走去。

? ???“我叫茜。”,女孩快到車門時,遲疑了一下,轉身對吳遼說道。說完就下車離去了。

? ???“她叫茜,終於知道她的名字了。”,吳遼並沒有因為知道了女孩的名字而感到高興,他感覺女孩今天的舉動有點特別,很主動,也很瘋狂,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又不知道是為什麼。

? ???。。。

? ? 過了幾周,吳遼再也沒有遇到過女孩,他預感再也遇不到女孩了。直到有一天快到中午的時候,吳遼打車去公司,途中一家酒店正在舉行婚宴,他看到門口迎賓的新娘是那麼的熟悉,笑容是那麼的燦爛。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豪門瘋狂淫亂
? ? 下午6點30分,十月的天氣還是很熱,天色卻已經暗了下來。吳遼背著沈重的電腦包擠上了回家的公交汽車。車上人很多,雖然打了空調,還是很悶熱。吳遼從車的前麵擠到車的中間靠後的位置,靠在車窗的扶手上。這個位置原來是有座位的,但公交公司為了多一些乘客把座位拆掉了。吳遼之所以擠到這個位置是因為這個位置相對不會受到上車下車的打擾,可以靠在扶手上一直站到位於終點站的家。至於座位,還是讓給老年人吧。

? ???車緩緩開動。吳遼靠在扶手上,把電腦包放在身後,四下張望了一下,看看有沒有長發飄飄、絲襪美腿什麼的可以欣賞一下。吳遼環顧了一圈,沒有什麼發現。其實就算是有什麼性感的長發飄飄、絲襪美腿,吳遼也隻會偷偷的看上幾眼而已。吳遼調整了一下身體,讓自己舒服一些,拿出手機,打開自己追的網絡小說看了起來。一個小時的車程足夠把幾部小說今天更新的全部看完了。

? ???“再幹幾年,攢錢買輛小車,就不用天天擠公交了”,吳遼每回坐公交車都會不自主的這樣想道。但作為一個上班打工者這隻是一個夢想而已。

? ???車開到了下一站,下去一些人,但上來更多的人,車上更加的擠了。

? ?? ?“借過,不好意思,借過。”一個好聽的女聲把吳遼從網絡小說中喚醒起來。吳遼擡頭一看,一個有著棕色頭發,紮著馬尾,穿著職業套裝,肩上背著一個大大的單肩包的女孩擠了過來。女孩眼睛大大的,臉有點圓,不是胖,是有點嬰兒肥的那種。女孩身材不錯,職業套裝被胸前的乳房撐得鼓鼓的,可以看到事業線很深。職業套裝短裙緊緊包裹著臀部,很圓,很翹。腿上穿著黑色絲襪,顯得腿很細,很長。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

? ???“OL啊!我喜歡。”,吳遼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吳遼知道這個女孩,不是認識,是經常在公交車上遇見,女孩會在終點站的前一站下車。經常固定時間坐公交車的人大概都會臉熟吧。

? ???女孩擠到吳遼的身前,愣了一下,也想靠在吳遼的位置上不被打擾的到達目的地。她看到吳遼沒有下車或讓開的意思就轉過身來,一隻手拉住公交汽車的吊環,一隻手把單肩包放到身前,拿出手機看了起來。

? ???吳遼此時拿著手機的手幾乎碰到了女孩的後背。他聞到了一股夾雜著汗味的香氣,這是女孩的氣味,吳遼有點心不在焉。

? ???“好香啊,什麼時候才能找個女朋友啊。”,吳遼一邊想一邊把手機放回包?,此時已經沒有心情再看小說了。吳遼低下頭,上下,下上打量著,從女孩的黑色高跟鞋,到包裹著黑色絲襪的小腿,大腿,短裙?渾圓的臀部。吳遼感覺一股熱流衝向他的下腹部,他感覺自己快要硬了,陰莖已經開始分泌液體,內褲好像已經有點濕了。

? ???車開到了下一站,這一站下的人不多,卻上來了一批學生,嘰嘰喳喳的向後擠來。女孩隨著人群向後擠,緊緊靠在了吳遼的身上。高跟鞋的後跟還踩了吳遼的腳一下。

? ???“對不起。”,女孩把腳挪了挪,轉頭說了一句。因為距離太近,女孩的嘴幾乎碰到吳遼的臉。

? ???“沒。。。沒關係。”,吳遼有點緊張,連忙回答道。

? ???現在車上已經非常擁擠。女孩的後背緊緊貼著吳遼的前胸,渾圓的臀部也緊緊壓在吳遼的下腹部。女孩的香氣充滿了吳遼的鼻腔,女孩的溫度也從接觸的地方傳遞過來,吳遼的陰莖一下硬了起來,正好頂在了女孩的臀溝中間。

? ???吳遼今天下身穿的是一條很薄的西褲,?麵隻有一條內褲,勃起的陰莖把褲子支起了帳篷,隨著車輛行進顛簸,一下一下的摩擦著女孩渾圓臀間的柔軟處。吳遼知道自己的陰莖大概是頂到了女孩的肛門和陰道附近,他感覺女孩的衣物很薄,臀溝夾著陰莖,陰莖頂著柔軟的肛門和陰道,刺激讓陰莖一陣的酥麻。吳遼害怕女孩會說他性騷擾,把身子盡量的向後挪開了一點,女孩的臀部在人群的擠推下又靠在了吳遼的陰莖上麵。

? ???“我不是故意的,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這樣擠公交也還不錯。”吳遼感覺著陰莖傳來的陣陣舒服的感覺想到。

? ???女孩也感覺到了後麵有東西頂在自己肛門和陰道附近,轉頭向後看了一眼,馬尾辮掃過吳遼的臉。吳遼看到女孩看了自己一眼有點不知所措。女該看了吳遼一眼後就轉過身去,嚐試著挪開,但女孩顯然是低估人群的力量,挪開一點又被擠著靠了上去。反而便宜了吳遼,陰莖頂上、挪開、頂上、挪開,好像是在做愛一樣。女孩嚐試幾次挪開無果後,仿佛無奈的靠在了吳遼的身上,肛門和陰道被吳遼的陰莖頂著。



公交汽車向著終點站繼續的開著,因為是下班時間,車上始終是很擠。吳遼的陰莖享受著女孩臀間、肛門和陰道的按摩,舒服的全身都軟了。最刺激的是車輛不經意的刹車和到站人流湧動的時候,這時陰莖會狠狠的撞擊幾下女孩的肛門和陰道,吳遼幾次差點射了出來。就是這樣他也感覺陰莖處濕粘一片,褲子肯定是濕了。

? ???還有幾站就是終點站了,車上的人逐漸的減少。女孩終於可以離開這種尷尬的處境,她向前走了幾步,來到車門附近,一隻手拉住門邊的扶手,一直手向自己的臀部摸了一下,摸到一點粘粘的濕痕,連忙用單肩包蓋住。吳遼意識到自己的褲子也是濕的,陰莖還在硬著,連忙拉過電腦包蓋住,臉上裝作毫無表情,心?卻一陣爽快,“今天真是賺到了,差點射了,可比擼管爽多了。”

? ???女孩到站了,下車前轉過身來,狠狠的瞪了吳遼一眼就離去了。吳遼到是沒有太在意,他還在回味剛才的美妙感覺,陰莖還在堅強的硬著。

? ???終點站到了,吳遼拿著電腦包遮擋著前麵的帳篷下了車,回到自己租住的房間。躺在床上,回味著車上的奇遇,狠狠的擼了一管。

? ???。。。

? ???第二天的下午六點三十分,吳遼背著電腦包和往常一樣擠上回家的公交汽車,人依然很多,他慣例擠到車廂中間靠後的地方,靠在車窗的扶手上。車開動了,吳遼今天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拿出手機打開小說,他有點心不在焉,心?非常想見到昨天那個女孩,或者說想再體驗一次昨天的奇遇。那種陰莖靠近陰道的感覺是吳遼這個二十四歲老處男所沒有體驗過的。

? ???車開到了下一站,吳遼緊緊的盯著車門,期待著。他有點失望,因為直到最後一個人上車也沒有看到女孩的身影。

? ???“大概沒有坐這班車吧。”吳遼想到,搖了搖頭。

? ???。。。

? ???之後的一星期?,吳遼都沒有在車上遇到那個女孩。雖然他每次上車都會想到那個女孩,但也隻是想一下而已,日子又回了往常,上車,擠到車窗前,看小說,隻不過吳遼每天都會刻意的等到6點30分才上車。

? ???。。。

? ???又是下午六點三十分,吳遼在公司陪經理打完籃球,運動褲都沒有來及換下,及時擠上公交汽車,擠到每天習慣呆的地方,四周環顧一下後,拿出手機,打開小說看了起來。

? ???下一站很快就到了,上來很多人,車?變得更加的擁擠。

? ???“不好意思,讓我過去一下。”,女孩好聽的聲音讓吳遼擡起頭向門口看去,女孩側著身子,手?提著大大的單肩包向後麵擠來。吳遼有點激動,又見到這個意外給自己性體驗的女孩了,渴望今天也能發生一點什麼,想到這些他感到身體開始燥熱起來。

? ???女孩今天沒有穿職業套裝,她穿著黑色的連衣裙,帶蕾絲花邊的,V字領能看到一點乳溝,裙子蓋到大腿的中部。腿上穿著帶著豎向條紋的黑色絲襪,顯著腿很修長。腳上黑色的高跟鞋,但鞋跟是紅色的。

? ???吳遼眼睛直直的盯著女孩,看的有點目瞪口呆。

? ???“太性感了,黑色。我喜歡的顏色,像上次那樣來一次就爽了。”,吳遼胡思亂想道。

? ???女孩向後擠過兩個人後停下了腳步,她看到了吳遼,臉上升起一片嫣紅,應該是想到那天意外的親密接觸,陰莖頂著陰道和肛門,不斷摩擦著一路直到快下車,裙子上麵那點粘粘的濕痕。女孩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下,她的臉更加的紅了,像是下了決心,仍然像後麵擠了過來。

? ???吳遼看到女孩向後麵擠來,心?一陣緊張,又很期待。

? ???女孩擠到吳遼的身前,低著頭,轉過身去,一隻手拉住吊環,一隻手把大大的單肩包放在身側,輕輕的靠在了吳遼的身上,臀部壓在吳遼的下腹處。從後麵看去,女孩的耳朵都變紅了。

? ???吳遼驚呆了,感覺幸福來的太過突然,女孩又靠在了自己身上,難道女孩希望再來一次。

? ???吳遼的陰莖頓時硬了,頂在了女孩的臀溝處柔軟的部位,是肛門和陰道的附近,軟軟的。吳遼把電腦包放到身子一邊,遮擋住兩人結合的部位,下身慢慢的前後頂著,像做愛那樣。陰莖龜頭處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吳遼感覺舒服極了。

? ???在吳遼頂在女孩肛門和陰道的那一刻,女孩的身子顫動了一下,手緊緊的抓住公交汽車的吊環。她沒有躲避,反而配合著臀部盡量的向上翹著,用力的向後靠。

? ???吳遼感覺可以更進一步,他的手從電腦包下摸到女孩的大腿。絲襪特殊滑滑的感覺,女孩大腿的溫度,彈性讓他的陰莖更加的堅硬了。

? ???女孩在吳遼的撞擊下,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她盡量克服著不發出聲音。女孩把自己的單肩包也放在身子的一側,遮擋住,手伸向後邊把短裙拉起來一點點。這樣女孩的臀部和吳遼的陰莖僅僅相隔內褲,絲襪,運動褲,內褲這幾層薄薄的布料了。

? ???吳遼在女孩動作的鼓勵下,手伸進口袋把自己的內褲向下拉了下來,把堅硬的陰莖掏了出來,隔著運動褲頂在女孩隻有絲襪和內褲包裹的臀溝?。

? ? 吳遼這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陰莖隔著薄薄的布料頂在女孩的陰道上可以插進去一公分的樣子,吳遼的陰莖龜頭進去了女孩熱熱,軟軟的陰道。他一邊撫摸這女孩的大腿,一邊陰莖前後小幅度的抽動著。

? ???陰莖和陰道分泌的液體已經把褲子附近濕成了一片。

? ???“這就是做愛!這就是做愛嗎?”,吳遼感動的快要流下眼淚了,二十四年的處男生涯就在這種意想不到的環境下結束了。

? ???車上依然擁擠,車上的乘客有的在看手機,有的在發呆,有的在看窗外的景色,相互認識的聊著天,沒有人會注意到靠窗的角落?有一對年輕男女正在做愛。看到的僅僅是一對情侶靠在一起,隨著車輛的行進有些晃動而已。

? ???吳遼繼續抽動著,女孩的陰道緊緊包裹著他的陰莖龜頭。吳遼用力抽動著,女孩也用力向後頂著,恨不得要把相隔的幾層布料刺穿。

女孩在吳遼逐漸加快的抽動中,呼吸逐漸急促,隱約可以聽見若有若無的呻吟聲音,一隻手用力的拉緊吊環,另一支手不由自主的向後伸去,抓住吳遼的褲子向前拉去,想要插入的更深一些。女孩的陰道附近已經濕成一片,愛液已經順著大腿向下流淌。

? ???吳遼感覺自己快要射了,一隻手扶著女孩的大腿,一隻手向前伸去,環抱住女孩的腰,開始加快的抽動。在公交汽車一陣顛簸中,他大力抽動著。女孩身子一陣顫動,陰道痙攣似的一陣收縮,陰道壁變得滾燙。吳遼顫動了幾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女孩身子又是一陣顫動。

? ???吳遼環抱著女孩,喘著粗氣。女孩全身軟軟的靠在吳遼身上,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呼吸同樣急促,兩人就這樣抱在一起回味著剛才的高潮。好在車上人很多,很吵,沒有人發現什麼。

? ???“你叫什麼名字?”,吳遼在女孩的耳邊輕輕問道。他覺得已經和女孩發生這種關係了,需要更多的了解一下。

? ???女孩向後轉了一下頭,女孩的臉一片潮紅,她把手指放在嘴邊,做出了一個不要說話的姿勢。

? ???“我想認識你。”,吳遼不甘心,繼續問道。

? ???女孩轉過頭,在吳遼耳邊小聲說道:“不要囉嗦,這樣就好,不然告你性騷擾。”

? ???吳遼一陣愕然,不知道女孩的想法,隻好環抱著女孩靜靜的站著。

? ???女孩到站了,她離開吳遼的懷抱,把裙子拉了下來,遮擋住濕粘的臀部,轉頭對吳遼笑了笑就下車了。

? ???吳遼的褲子濕濕的,陰莖的位置全是自己精液和兩人的愛液,好在是黑色的運動褲,不太能看的出來。吳遼不太理解女孩為什麼會這樣做,可以肯定的是女孩不是看上了自己,想與自己交朋友,在公交車上發生性行為,有著別樣的刺激,女孩也許就是因為刺激吧。吳遼不想把她看成是一個淫蕩的女孩,就像他因為接觸而陰莖勃起與女孩發生性行為卻可以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他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淫蕩的人一樣。他渴望了解這個女孩,同時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切,感覺很興奮。

? ???終點站到了,吳遼渾身清爽的下了車,向著租住的家走去。

? ???。。。

? ???之後的兩個星期?,吳遼幾乎天天都會在公交車上碰到女孩,兩人都會在同樣的位置偷偷的隔著幾層衣物做愛。女孩每次都穿著絲襪,黑色的、肉色的、紫色的;吳遼穿運動褲時會把內褲拉下來,穿其他褲子會把拉鏈拉下,陰莖頂著內褲伸出來。吳遼嚐試了幾次想問女孩的一些事情都被女孩拒絕了。兩人隻是在人群中靜悄悄的做愛,做完後吳遼環抱著女孩,女孩靠在吳遼身上直到下車。

? ???這一次,兩人做完愛,高潮的餘韻還未過去,正靜靜的相擁在一塊。吳遼已經放棄問女孩一些事情了,正像女孩拒絕他的問話時說的那樣,“這樣就好。”,吳遼環抱著女孩,感受著女孩的溫暖,女孩懶散的靠在吳遼的身上,手握住環抱著自己的手,兩人就像普通的情侶一樣。

? ???“明天,我加班,十點。”,女孩在將要下車時突然轉頭對吳遼說道,說完就下車走了。

? ???“明天,加班,十點,這是女孩想讓我明天等她嗎?應該是的。”,吳遼感覺女孩對他說話了是一種轉機,經過這些天的接觸,他感覺已經喜歡上這個女孩了。這感覺很怪,吳遼有點分不清性愛與愛的區別了,是喜歡女孩,還是迷戀女孩的身體。

? ???。。。

? ???第二天,吳遼特意上身穿著條紋的襯衣,下身穿著深灰色西褲,頭發梳的整整齊齊,胡子也刮得幹幹淨淨的。他決定今天一定要問出女孩的名字,聯係方式,甚至向女孩表白。

? ???吳遼下了班簡單吃了一碗蘭州拉麵,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到了九點四十多,他沒有在自己經常等車的地方等車,而是步行了一站來到女孩上車的站台等候著。

? ???十點五分,女孩來到了車站,她今天穿著職業套裝,但絲襪是灰色的,看上去很薄,在路燈下隱約可以看到大腿的肉色。女孩來到吳遼身邊,跨住吳遼的胳膊,依偎在吳遼的身上。吳遼剛要說話,女孩像是有預感似的把手指放在嘴邊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姿勢。吳遼怕說話惹惱女孩,破壞今晚的感覺,就不再說話,靜靜等待著公交汽車的到來。

? ???過了一會,公交汽車到站了,十點多的這班車應該是末班車,車上隻有幾個人在昏暗的車廂?零散的坐著。吳遼和女孩上了車,來到最後一排坐下,吳遼坐在靠窗的位置,女孩坐在旁邊,靠在了吳遼的肩膀上,手臂始終挎著吳遼。

? ???車開動了,吳遼看著坐在旁邊的女孩,有點不知所措,以往都是女孩在前,他在後,上車後抱一會,身體摩挲一會,等身體有了反應就開始做愛的,今天該怎麼辦呢。

? ???“你叫什麼名字,我們都內什麼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吳遼輕輕的問道。

? ???“說過幾次了,這樣就好,不要問了。”,女孩回答的很快,有點生氣。

? ???女孩感覺說話語氣有點重,他把手從吳遼的臂彎?拿出,放到了吳遼的陰莖上麵輕輕的按摩起來。

? ? “這樣不是挺好麼,何必非要認識呢。”,女孩在吳遼的耳邊柔柔的說道。

? ???吳遼感到女孩今天有點特別,想要再說些什麼,但陰莖在女孩溫柔的按摩下陣陣酥麻,已經開始反應起來,變得堅硬是鐵,已經顧不上在說話了。吳遼伸出手臂抱住女孩,從女孩的腋下摸上了女孩高聳的乳房,軟軟的帶著彈性,這是吳遼二十四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乳房,他的手都有些顫抖了。女孩的乳房在吳遼的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女孩的胸罩很薄,不是那種帶有海綿的,這說明女孩的乳房是真的很大、很挺。

? ???兩個人的呼吸開始變得粗重。女孩擡起頭看著吳遼的臉,也許這就是生物的本能,吳遼低頭吻在了女孩嬌嫩的櫻唇上,女孩的舌頭主動伸了過來,吳遼的舌頭伸了過去,夾雜著雙方的唾液不斷攪動著,熱吻著。女孩按著吳遼陰莖的手拉開吳遼褲子的拉鏈,隔著內褲握住了堅硬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吳遼舒服的全身一陣顫動。

? ???吳遼熱吻著女孩,一隻手揉搓著女孩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向著女孩的陰部摸去,隔著裙子,摩擦著。女孩拉了一下裙子,示意吳遼伸進裙子?撫摸。吳遼的手伸進女孩的裙子,手指感覺到溫熱潮濕的氣息。他摸到了女孩的陰部,隔著絲襪驚奇的發現女孩今天沒有穿內褲,女孩的愛液已經把陰道周圍全浸濕了,粘粘的,滑滑的。吳遼的手指摩擦著女孩的大陰唇,小陰唇,陰道口,微微凸起的陰蒂。女孩在撫摸下身子顫動著,陰道分泌的愛液更多了,吳遼的手指沾滿了女孩淫靡的愛液。

? ???大約持續五分鍾,女孩的嘴唇離開吳遼的嘴唇,兩腮泛起了潮紅,她的頭靠在吳遼的胸前,喘著粗氣,發出克製的呻吟聲,享受著吳遼上下兩處敏感部位的撫摸,手?加快的套弄著吳遼的陰莖,手上也沾滿了吳遼陰莖分泌的愛液。

? ???過了一會,吳遼感覺陰莖再這樣套弄下很快就會射精,他停止撫摸女孩,想把女孩抱到自己的身上。女孩停止了套弄,她把吳遼的內褲拉了下來。吳遼的陰莖從褲子拉鏈口伸了出來,暴露在空氣當中,陰莖上滿是愛液。

? ???女孩擡起屁股就要坐到了吳遼的大腿上,她一隻手扶著吳遼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緩緩坐了下去,陰莖進去一厘米,兩厘米,最後整根陰莖隔著絲襪插入了女孩的陰道。

? ???“啊”,在陰莖整根插入陰道的一瞬間,女孩不可抑製的發出一聲叫聲。好在前麵有乘客在聊天,沒有什麼人注意後麵,現在對年輕的情侶抱在一起乘車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 ???女孩把吳遼的電腦包和自己的大大的單肩包放到剛才自己的座位上,遮擋住兩人相交的部位,防止有乘客突然來到後麵,看到些什麼。她雙手扶住前方座椅的後背扶手,擡起臀部上下輕輕的套弄著,陰道和陰莖間的絲襪沾滿了愛液,不是那麼澀,又增加了摩擦,每一次的套弄都讓女孩輕輕的叫著。

? ???吳遼兩手分別握住女孩豐滿彈性的臀部兩邊,隨著女孩臀部上下起伏揉搓著,陰莖被女孩的滾燙的陰道緊緊包夾著,傳來陣陣的快感。愛液順著陰莖不斷流淌到他的褲子上。他喘著粗氣,全身開始發熱,他感覺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 ???女孩上下套弄的速度逐漸的加快,每一次臀部都重重的撞擊到吳遼的腿上,愛液四溢,空氣中彌漫著愛液特有的腥騷氣息。

? ???這樣快速的套弄了幾分鍾,吳遼感覺自己快要射精了,陰莖處傳來陣陣想要爆發的感覺。在公交汽車這樣的一種環境?,前麵不遠處還有乘客,時刻都有被發現的危險所帶來的刺激是巨大的。

? ???吳遼雙手握緊女孩的臀部,擡起女孩的臀部,重重的放下,加快的抽插。女孩有點沒有力氣了,她若有若無的呻吟著,發出“啊。。。啊。。。啊。。。”的聲音。上下的套弄開始全靠吳遼雙手上的力氣。

? ???女孩的陰道在劇烈的套弄下開始一陣收縮,全身都在顫動,愛液分泌的更多了,吳遼感覺自己的褲子,內褲都濕透了,她知道女孩高潮了。吳遼的陰莖在女孩的陰道收縮緊緊包夾下射出了一股股濃濃、滾燙的精液。射出的精液前所未有的多,穿過絲襪的空隙射入女孩陰道的深處。女孩的陰道又是一陣收縮,身子一陣顫動。

? ???吳遼射精後,女孩無力的癱軟在吳遼的身上。兩人都在劇烈的呼吸著,感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 ???過了一會,女孩恢複的差不多了,呼吸漸漸平穩,隻有臉上還留有高潮後紅暈。她從單肩包?拿出一些紙巾墊到旁邊的座位上,起身坐了上去。在女孩的陰道離開陰莖的瞬間,大量的精液夾雜著愛液順著陰莖流了下來,空氣中腥騷的淫靡氣息更加的濃烈了。

? ???女孩坐到旁邊的座位後,從單肩包內掏出紙巾,溫柔的幫吳遼清理了一下陰莖陰莖附近的精液和愛液,但作用不大,吳遼陰莖附近褲子周圍沾染的精液與愛液實在是太多了。

? ???吳遼接過紙巾擦了擦,把陰莖放回內褲,拉上拉鏈,褲子也隻能回到租住的家再處理了。他摟過女孩的肩膀,把女孩擁在懷?,女孩的頭順從的靠在他得肩膀上。吳遼有種幸福的感覺,回味著剛才的高潮,仿佛懷中這個女孩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 ???“做我的女朋友好嗎?我喜歡你。”,吳遼輕聲對女孩說道。

? ???女孩擡頭看了吳遼一眼,欲言又止,靠在吳遼的肩上沒有回答。

? ???吳遼有點沮喪,感覺女孩隻是想找點刺激,絲毫沒有交往的意思,女孩幾次講“這樣就好”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那就這樣吧,最起碼雙方都找到了快樂和刺激。

? ???女孩到站了,她離開吳遼的懷抱,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用過的紙巾收拾一下攥在手?,站起來向車門走去。

? ???“我叫茜。”,女孩快到車門時,遲疑了一下,轉身對吳遼說道。說完就下車離去了。

? ???“她叫茜,終於知道她的名字了。”,吳遼並沒有因為知道了女孩的名字而感到高興,他感覺女孩今天的舉動有點特別,很主動,也很瘋狂,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又不知道是為什麼。

? ???。。。

? ? 過了幾周,吳遼再也沒有遇到過女孩,他預感再也遇不到女孩了。直到有一天快到中午的時候,吳遼打車去公司,途中一家酒店正在舉行婚宴,他看到門口迎賓的新娘是那麼的熟悉,笑容是那麼的燦爛。